ORiki_

【妈舞】我可以叫你陈昭宇吗(二)

※一个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写完的的东西

陈昭宇无比意外地发现,他,竟然挺喜欢这个人的。

喜欢这个脸上常常有笑涡浮现,说起话来整栋小木屋都跟着欢欣雀跃起来的人。

喜欢这个,拿着带有他名字的悬赏令,想要取走他的人头或者自由的人。

他在心里把自己嘲笑了许多遍,陈昭宇,你不就是好几年没见过活人了吗,至于来一个爱一个吗?

然而骂过笑过之后,他还是转身就不自觉地勾起嘴角做起了饭,想象着那个智障宝宝狼吞虎咽地扒着饭,挤出模糊不清却又十分真情实意的赞美。

智障宝宝这个名字的出现,是在黄梓住下的第二天。

黄梓刚从昏迷中恢复,身体虚弱的很,睡了一觉被地板硌得浑身发痛。他揉着胳膊眯着眼顺着声音和饭香味往厨房走,哐地一声便撞上了一扇玻璃门。

陈昭宇看着洁净的玻璃上猛然出现的额头笑得呛到油烟,肩膀愈发抖得停不下来。

然后额头被压到的红曼延到腮帮子,整个脸都红彤彤气鼓鼓的黄梓探进头来,"哇舞王,你这个小破木屋里为什么会出现玻璃这种东西啊,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然后他就看着被各种高科技产品充满的厨房惊呆了。

陈昭宇看着他呆呆的脸,双手不自觉就捏了上去,感觉到软软的触感之后自己也一怔,却又像给自己打气一样加大了力度。

他努力让自己不心虚地望进黄梓的眼睛里,"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表情,真的好像智障噢。"

成功把黄梓气走之后陈昭宇忍不住在厨房里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几年前陈昭宇孤身一人游走于各方势力,出色的情报搜集能力让他不得不面对各种各样的邀约和胁迫。

他从未有,也从未敢对任何人产生期待。

早已将各种人情世故熟稔于心,厌倦了,也成功远离了以前的那种生活,却未曾想被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直击要害。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陈昭宇在把盛着饭菜的碗碟放到黄梓面前时就自暴自弃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然后在黄梓托着脸,十分别扭地告诉他,之前他的队友一直叫他智障宝宝时,陈昭宇的内心只剩下一片哀嚎——你tm沦陷得也太快了!

吃完早饭,他就开始无间歇地遭受这个智障宝宝的声波攻击。

"舞王你这个仪器是干嘛用的啊?我可以碰吗?"
"舞王你咋不理我,我动了啊??!"
"卧槽舞王!他怎么突然开始闪红灯了?!"

蹲着修理仪器时陈昭宇还诧异这个人怎么突然安静下来,结果一回头就对上他的视线,初生的小动物一般闪着光的眸子。

"舞王你这么厉害,给我造个床呗~睡地板简直太委屈我这个天才少年了好吗!"

——陈昭宇同学拒绝不了

于是在那之后他很多次在夜灯下看着熟睡的黄梓,不断摩挲着那张写着自己大名的悬赏令。牛皮纸光滑却又阻塞,矛盾得仿佛他的心。

不过,奇怪的是,从头到尾,黄梓都没有跟他要回过这张薄薄的纸。如同他忘记了这个任务,也忘记了他为何出现在这里。

tbc.

【妈舞】我可以叫你陈昭宇吗(一)

※一个不知何年何月能写完的东西

漫天的雪花在狂风的裹挟下张牙舞爪,肆无忌惮地扑打在脸上,黄梓时不时抹一把脸上不知是雪还是冰的硬壳,一边一深一浅地踏着雪地向前走去。
他已经来到这片蛮荒之地十几天了,也或许没有这么长时间。在这片没有白天和黑夜,只有永不停息的暴风雪的领域,一个小时也像一天那样漫长。
若不是当初逞一时之快接了那个高额悬赏任务,他黄梓哪会落得如此境地。眼下自己不说赏金猎人的名声,性命都快不保。唯一的希望便是刚才一闪而现的一座小木屋,但现在也早已被风雪遮蔽,他只能凭借仅存的意识朝那个方向走去。

『悬赏8000万金,捉拿情报人员陈昭宇。
  目标所在地:荒原(872,941)』

昏迷前他脑海又闪过这悬赏令,从高高在上到被他一把揭去揣在怀里,再到现在,每个字如烙印一般都刻在他心里,哪怕意识都不存在了,他也不会记错一个数字。

小时候,黄梓总喜欢躺在床上假装熟睡,等着清晨阳光从窗帘缝隙中溜进来的时候,妈妈也轻手轻脚地溜进房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他一会儿,然后用柔软干净的手指捏捏他的脸颊;他也喜欢家里弥漫着饭菜的香气,烟雾朦胧中妈妈的背影。

后来,这些都离他远去。
渐渐梦也不曾梦到。
他习惯一个人住,一个人吃外面的饭,一个人承担起自己的生活。

可他为什么又突然梦到了这些。

睁开眼睛看到那双有着修长手指的手时他有些恍惚。然后黄梓意识到,他还活着,而且大概是被这个人救了。
他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那人在他身旁忙忙碌碌。黄梓内心突然生出些怨忿,明明知道他已经清醒过来,可那个人还当他是个死人一样。
带着这点小情绪他开始打量那个人,白皙的肤色,黑框眼镜,整洁的衣服和头发,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人是怎样在荒原生存下来的。
于是他的小情绪里又夹杂了一点点敬佩,只是一点点。黄梓很少瞧得上什么人,这个世界无非是胜王败寇,尤其对他而言。

那个人转身去做饭时黄梓说出了醒来后第一句话,“我饿了。”
然后那个人笑着回过头摇了摇手里的锅,说这里面的东西有你一半。
其实黄梓分不清他是不是在笑,他的眼睛是弯弯的带着笑意,可他好像看书时也是这样,看椅子时也是这样,看他时也是这样。

那个人的手艺出乎意料的不错,但感到意外的人不只是黄梓。
在他吃完了锅子里四分之三的东西之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有些欲言又止,对面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也只能闷哼哼地添一句,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好吗。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叫我舞王吧。」

寄人篱下,黄梓心有不甘地接受了这个显然是外号的名字。
吃完饭后舞王十分贤妻良母地收拾起碗筷又擦好了桌子。然后温柔又无辜地指了指那张单人床说,今晚没有你住的地方,你收拾一下准备走吧。
黄梓一时间目瞪口呆。
他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人,一个柔软和冷漠的结合体。他救了他,却又准备让他自生自灭。

但在他思考起舞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之前话就已经脱口而出:“我可以睡地板。”
“你如果赶我出去我会死在外面的。”
舞王盯着他,显得有些烦恼又无奈。最后他耸了耸肩膀,转向了他的书桌,留下一句轻轻的好吧。

tbc.






闻香识遇到了一个bug(下)

接上

6

在无数次被队友吐槽你们俩真是太基了之后,闻香识终于收敛了一些。不过,仅限于游戏中。

私下,他还是致力于把小绝约出来面基。

然而小绝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无比坚定,绝不!

队友幸灾乐祸地嘲笑了闻香识,你们只能网恋了,说不定你还是单相思。

『什么鬼,我可是直男!』

没错,直到这时闻香识还是如此坚信着。

他想见小绝只是出于好奇心和男人的直觉。小绝如此避讳见面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八成与狗耳有关。

事情出现转机是在几周后,闻香识从小绝微博得知他要去参加漫展。

在这期间,玩家闻香识获得了【被xiaojue0121认可的队友】【被xiaojue0121日场坑的队友】等称号。

漫展当日

闻香识决定做一个尾行的痴汉(划掉)侦探。

但是首先,他要找到小绝啊!闻香识看着漫展里人头攒动的盛大场面,默默站成了“一脸懵比.JPG”。

闻香识觉得他无比想念彩虹六号里的监控,他转头转得脖子都要断了,还不算之前抓住几个狗耳coser的尴尬局面。

不过…小绝也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也有狗耳吧。

玩家闻香识使用了无声flag技能。

然后就在他眼神扫过的一瞬,人群中好像突然多了一个狗耳少年。

又一个coser吗?不过等到目光交汇,再看到那个人脸上惊愕的神情时,好像,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小绝?』

只见面前的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完成了涨红了脸,炸毛竖尾,转身逃跑等一系列动作。

而闻香识才刚刚意识到自己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带上笑意。

7

闻香识的一周:

漫展后第一天,小绝不理我,想他。

漫展后第二天,在游戏上邀请小绝,他同意了,开心。于是熬夜打了排位。

漫展后第三天,与小绝开黑,并成功说服小绝语音。再次熬夜。

漫展后第四天,小绝回了QQ上三天前的消息。

『小绝?』

“干嘛?”

『不干。』

晚上遭到两次爆头及数次黑枪,决定以后不再作死。

漫展后第五天,小绝听起来心情很好,在QQ上向小绝发出面基邀请,遭到拒绝。晚上被黑枪。

漫展后第六天,轻描淡写地在游戏语音中一笔带过面基问题,然而没什么卵用,被小绝以爆头方式拒绝。

漫展后第七天,给小绝打电话,用温柔认真而又霸道总裁(自我认为)的语气说我想见你。被小绝支支吾吾说好吧的样子萌到了。
明天要见小绝,紧张得睡不着觉怎么办,急,在线等!

8

闻香识走进咖啡店,环视一周,发现一只坐在角落里的小绝。

什么呀,这不是没有狗耳吗?来自绝对没有失落的闻香识。

似乎感受到闻香识的视线,少年抬起了头,什么都没说脸先红了。

我有那么帅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闻香识的自信在蹭蹭蹭地往上涨。

“闻香你等会儿千万别笑!”

没等小绝说完,狗耳和尾巴就咻地一下冒了出来。

『噗!』

眼看小绝又有要炸毛的趋势,闻香识急忙安抚到『啊,我能摸摸你的耳朵吗?』

眼前仿佛寒光一闪,闻香识不禁担心起小绝的牙齿是否也发生了类似变异。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闻香识选择了嘴炮论证法『你之前可答应过我让我摸你的头发吧!』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闻香识马上看见一只长了狗耳的蔫了的番茄别过头去闷闷地回了句“我才没说过!肯定是你记错了!”

看上去实在非常美味的样子。

闻香识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头毛,面前的人却仿佛出于小动物的本能般往自己的手心蹭了蹭。

不妙啊!心脏漏跳一拍的闻香识终于在这一刻开始隐隐约约地担心起了自己的性取向。

不行,我好歹也是猫党,我不能败在这里!闻香识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然后在小绝把狗耳蹭上来的时候,艹猫狂魔闻香识瞬间放弃了抵抗。

『诶?你是说,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到你的狗耳和尾巴?』

“对!所以刚才的场景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变态加神经病在搓揉我头上的一团空气!”

闻香识感到心好累。

9

神tm gay!

眼看队友的这句吐槽在无数次受到实践检验之后有变为真理趋势。

闻香识决定力挽狂澜。

然并卵。

看着小绝操纵着顶着狗耳翘着尾巴的角色在自己身上动来动去,闻香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作为一个傲娇,这么熊真的好吗!

你有本事在游戏里撩,你有本事见面撩啊!

“辣鸡闻香!”

“我把你当队友,而你却只想上我。”

小绝这边说得正开心,心想你有本事从屏幕里钻出来找我啊,就听见闻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小绝。』电话那边的人带着笑意又罕见的认真地说到,『我喜欢你。』

“……”

“妈个鸡!”小绝半晌才憋出一句气势不足一米四的粗口,突然有些庆幸电话上看不到自己这边的样子。

辣鸡蚊香!

不按常理出牌!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上你?』

“滚!”

10

事实证明闻香识还是图样图森破了。

他花了一个月才让小绝不会在亲吻时炸毛。

少年闻香识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任重而道远。
真是太小瞧小绝的傲娇力了。

这是一个闻香识日常以『要想不被上就要提升体力多运动』为诱骗借口而遛绝的下午。

『小绝啊,明天我们就相遇一周年了。』

“哈哈!那就是我第一次爆你头一周年的纪念日了!”

“诶你盯着我干嘛!我说有说错吗!”

闻香识有些无奈地吻了上去,顺便给小绝顺了顺毛。

感受到小绝的尾巴有意无意地卷上了自己的手,哪怕是还在深吻中,闻香识也不禁想要笑起来。

这一年,也不是一事无成啊。

吻毕,闻香识看着有些气息不稳的小绝。

『你是不是想说,这个闻香,怎么那么帅的啦!』

“噫!”已经能熟练控制自己的小绝甩了闻香一尾巴。“这个闻香,怎么那么自恋的啦!”

况且,我们来日方长。

fine.

直播没有糖了我好方(ಥ_ಥ)有种闻绝已经度过了蜜月期的感觉!

闻香识遇到了一个bug(上)

一个ooc的闻香和一个更ooc的小绝_(:_」∠)_

私设如山,请务必不要在意细节

1

闻香识,没女人,是一个up主。

人型自走挂的大名响彻fps疆场,虐虐小菜,斗斗外挂,闻香识的游戏生活一直过得很滋润。

直到有一天,闻香识遇到了一个bug。

那盘对面很强,偶尔他没反应过来四个队友就不见了。

闻香识睁大了眼睛。

闻香识兴奋了起来。

闻香识举起了枪。

闻香识准备一枪爆头。

然后他看到准星里闪过一个黑发狗耳的少年。

这tm画风都跟我们不一样好吗?

闻香识手一抖,然后他就被爆头了。

吃鲸的闻香识问队友,卧槽你们看见刚刚那个盾了吗,他跟我们画风都不一样诶!

队友在耳机里沉默了。

闻香识打不下去了,他退了游戏,开始上网搜索城管六号:围肛出皮肤了吗,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但闻香识是一个机智的少年,又搜索了一下对面ID。毫不意外地在一个挂外挂帖子里看到了这个名字,xiaojue0121。闻香识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然而闻香识并没有在那个帖子里找到自己的症状。

回复:你们不知道,那个挂比还有一个特厉害的技
能就是给自己加狗耳,你们小心点!

评论:妈的制杖

评论:妈的制杖

评论:妈的制杖

点击展开评论

闻香识觉得这群人有病,狗耳这种事情…实在太干扰注意力了啊!

2

再次遇见xiaojue0121这个ID是在几天后了。

闻香识的心里燃起了熊熊怒火:我一定要与这个挂比大战三百回合。

最后变成了喜闻乐见的1v1局。

闻香识突然看见箱子后面露出了一对狗耳,好像,还抖了一下?

你还卖萌,你一个挂还卖萌?

闻香识盯了那对狗耳三秒钟,然后,爆头。

战胜了挂比的蚊香心情大好,有种跳起东北玩泥巴的冲动。

几秒钟之后他就笑不出来了。结束回放中,他眼睁睁地看见自己朝空气开了一枪,爆了对面的头。

这简直…跟挂似的…

3

一个挂,用成这样也太亏了…

又浏览了一遍那个帖子之后,经过谨慎周密的思考,闻香识推翻了自己先前的结论。

咳咳咳,这可不是打脸,这是向着真理的战略性调整方向,闻香识如是说。

于是闻香识又在各种社交网络上搜索了一下,惊讶地发现,这个小绝,居然是个跟自己一样的up主。

他点开了一个播放量最高的绝医生的视频。

嗯,够逗比,我喜欢。

这样想的闻香识并没有注意到这股霸道总裁爱上绝的语气的违和感。

是夜,闻香识花了一晚上补小绝的视频,当然,没补完。所以关注是顺理成章的。

顺着爬到小绝微博之后,闻香识看了看镜子里因熬夜而一脸憔悴的自己,报复心瞬起。

私信一条:你知道,狗耳是有碰撞体积的吗?

次日下午起床得到回复:变态!

4

经过一番艰辛的交涉,闻香识终于让小绝相信自己不是一个骚扰狂。

闻香识也终于有机会向小绝描述他遇到的这个bug,此时他已经坚信狗耳事件是育碧的锅。

『那你知道你游戏时一直是狗耳形态吗?』

“不,好像只有两次长出了狗耳而已。”

不会就是遇到我的那两次吧……

“诶,你叫蚊香是吧?你彩虹六号打得不错啊!”

然而对方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马上开始跟蚊香扯起了彩虹六号技术问题。

聊了一会儿之后闻香识问到,那我们要不要一起联机呀?

“不要!”

“我拒绝!”

“万一我真的遇到你的时候才出现狗耳,那联机岂不是全程狗耳加成!”

我就是想要这样呀…闻香识在心中默默地想到。

『对了…你知道自己有狗耳的话,为什么还会被我打到啊?』

“我…我看不见!我是…通过其他方式知道的!”

“那个我还有事先不聊啦!”

被强行停止对话的闻香识目瞪口呆,片刻之后名侦探蚊香推了推眼镜,这背后定有不可告人的……

不过,还是先接着补小绝的视频吧!

5

之后一个周,闻香识和小绝都没有再联系过。不过,通过几次在游戏中的相遇闻香识发现小绝还是饱受狗耳之苦。

于是通过各种有理有据俗称一本道的论证闻香识让小绝相信,跟自己一队,不仅能有效提高胜负比及战损比,还能更有机会解决狗耳bug。

不过比赛第一盘蚊香就被小绝爆了头,因为,私人恩怨。

『小绝』蚊香感觉自己的笑意快忍不住了『你知道你不仅有狗耳还有尾巴吗?』

“艹,我知道!你闭嘴!”

不愿透露姓名的队友表示,自从小绝来了之后,蚊香就一直跟在他后面,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但是,看狗耳和狗尾确实别有一番情趣!虽然,会降低战力…蚊香第三次跟着小绝浪死后这样想到。

在准备退游戏睡觉之前闻香识听到小绝说:“我tm突然发现!解决狗耳bug的最有效方式是不碰到你吧!”

『哈哈,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要从根本解决问题啊。』

“……”

计划通。

不过这种话,也就能骗骗小绝这种小绝了吧。

tbc.